Smile

笑对人生。

党同伐异真是千百年来不变的争斗本质。


深夜翻文被虐有感……

回首太太不愧是回首太太,随便翻翻旧文什么的,也能让我虐得心肌梗塞。


说好的谢乐不都是甜甜的吗?为什么能这么虐?为什么我满眼望去全是刀子?


又想起通关后翻文翻到了《难绘虚妄》,深夜里看着看着就看哭了,眼泪顺着脸颊流进了耳朵,湿漉漉的,可就是停不下来,哪怕知道再看下去也是心如刀割的痛苦。那时我还不知道结局是怎样的呢,等真的到了结局了,心想着“作者你玩我呢这也能是结局”,但同时自己也清楚,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束了。


说起来,一定就是这一刻,我发觉我喜欢上的是乐无异,虽然是活在我脑海里和原作没多大关系的存在,但却和原作许多地方都是相同的。


…………跑题了。有段时间经常抱怨为什么这对cp的文很多都是傻白甜的路数,虽然是吃白食的却不免带了点嫌弃的意味。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这对cp真的虐起来,真的是……我的魂魄,要被虐散了……


小虐怡情,大虐伤身,强虐则痛不欲生。生活已经是如此艰辛,何必再给自己找不快?


诸君,请务必继续傻白甜下去啊!!


忆王孙

崔护

重来我亦为行人,长忘曾经过此门。去岁相思见在身,那年春,除却花开不是真。

桃花女

落花时节不逢君,空捻空枝空倚门。空着眉间淡淡痕,那年春,记得儿家字阿莼。

桃花

等闲烟雨送黄昏,谁是飞红旧主人?也作悠扬陌上尘,那年春,我与春风错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发初覆眉 《空花集》

叨叨念:

初中时看安意如的书时被第一阙词惊艳了许久,结果后来发现又是引用别人的东西(……),好在她在章节末也是写上了出处,不算黑点。

也是那时才突然发现,原来崔护的那句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也能让人觉得如此难过。

好了废话那么多,我就是想说,除了第二阙词不太恰当,其余两阙用在谢乐的故事上是没有违和感的……尤其第一阙,再搭配上长安街角的情节……

嗯,我就是喜欢这样淡淡的遗憾。不刻意,却伤人。